贫道名叫安良言.

姑苏蓝氏门下备战中考弟子
暂弧一阵子 要学习

这里安秋 字良言 随意称呼
叫道长也可以嘻嘻嘻(不要脸x

十八线不入流段子手+瞎鸡儿写词的
企鹅644998359欢迎来找我
道系 写文全看心情

#你大TX怕不是一所假的重点#(1—10)

【高一天官组


    高二渣反组


    高三魔道组】


(人物秀秀的 ooc我的)


1.TX高中


   被誉为M市最好的五所高中榜首


   除去其高到变态的录取线和让其他四所重点不得不低头的重本率以外。


   还有就是在校学生与老师的颜值普遍高于其他学校,甚至超过某些艺校。


   让人不得不怀疑这里的考核标准怕不是还要考脸。




2.“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


这句话送给高三三班的各位任课老师在适合不过。


毕竟三班班长是魏无羡同学啊。




3.(接上)


魏无羡何许人也。


高一带着一笼兔子来上课。


高二在月考卷上画隔壁二班班长的画像。


高三刚开学就带着全班同学看一些不可描述的小册子。


然而成绩稳居年级前十,差点气死某位聂姓同学。




4.师青玄的一只脚刚刚塔入男寝那栋楼,就被同样高一的谢怜提醒道:


“同学,你走错了,女寝在那边。”




5.(接上)


师青玄开口,清脆爽朗的少年音遍进入谢怜耳中:“谢谢,可我是男的。”


仿佛听见了什么破碎的声音。师青玄心道。




6.此时一位恶人挡在学校门口。


江澄手里拿着没啃完的早饭,眼睛都不带撇一眼的从这位恶人身边经过。


这位恶人瞄到江澄的衣服上有个“全”字,便搭手道:“小火汁,想不到你也是一位恶人呢!”


江澄转过身来,皱眉道:“什么恶人?”


恶人同学定睛一看,江澄的衣服上赫然印着四个大字


“全是死给”




7.军训头天,便有女孩子向慕情表过白:


“慕情同学!我喜欢你!有机...有机会吗?”


慕情翻了个白眼,道:“有机?有机都不会,你咋考上的?”




8.真正的双标到底有多恐怖。


高二的纪律部长沈清秋就是一活生生的例子。


升旗仪式上信誓旦旦的保证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迟到的同学。


然而对于次次踩点失败的洛冰河视而不见。




9.如果把高三魏无羡学长的瞎鸡儿写的字比做鬼画符的话。


那么高一花城同学的字就是符画鬼。




10.(接上)


那么如何劝花城同学好好练字呢?


并不需要一只谢怜。


你只要凑到他的耳边对他说:“如果你不好好练字,你连给谢怜抄笔记的机会都没有!”


—————————

和mx是两个系列

没能在国庆准时更新我很抱歉

因为家里出了点事情qwq

老样子企鹅扩列戳以前的文章


一个关于新坑的碎碎念

mx系列应该是完结了 因为我想不到更好笑的新段子了
新的坑我是想写秀家三儿子的高中学生paro
具体的设定我已经想的差不多了 还是段子体(因为我写正文真的垃圾的一批....)
和mx并不是一个空间 也就是说 是独立的两个世界
因为初三刚开学压力还不是很大 不出意外我在国庆就能放出第一更(咕咕咕)

说一下 这里不是弃坑了
是因为马上初三了准备中考所以打算搁置一段时间

打本为了什么 难道不是为了截图吗
(吸一口蛾子 我蛾子真好看)

#我们仍不知道MX高中的老师会带给我们怎样的惊喜(xia)(141—150)

【高一老师渣反组
高二老师魔道组
高三老师天官组】
(人设秀秀的 ooc我的)
141.自从老师办公室装了空调以后
学生总是有事没事就往办公室跑
没事也得找点事做。

142.(接上)
学生A:“老师!我想上厕所!”
沈清秋:那你去啊。”
学生B:“老师!你听说过冰秋.....”
沈清秋:“没有。下一个。”
学生C:“老师!九妹九....”
沈清秋:“好了。你可以走了。”

143.(接上)
学生D:“老师!我想睡你!”
沈清秋:“???”
D同学说完就跑,贼刺激。
如果没有撞到正好回办公室的洛老师的话。

144.雨师老师一直都是“高冷”“好看”“有钱”的印象在高三学生的脑子里。
直到她学期末发奖品都是一箱一箱的农产品送的时候。

145.曾有学生好奇过谢老师为什么叫花城叫三郎。
谢怜给的回答是:“他在家中排行第三。而且叫三郎很亲切啊。”
学生接话道:“要说亲切的吧。为什么不叫老三呢。而且还接地气。”
谢怜:“你说的好有道理哦我无法反驳....”

146.高二三班地理课。
洋流部分属于高中地理的一个难点,而且又难解释。
魏无羡讲了一半,转过身来问道:“听懂了没?”
全班安静。
魏无羡叹道:“算了算了,你们听不懂也是正常的。毕竟我这个脑子也不是人人都有的。”

147.高三拍完毕业照,同学们纷纷模仿网上的套路在黑板上写下“请假条”
按照正常效果来说,老师都应该是十分不舍的签下“同意”。
戚老师偏偏要做那一股泥石流,他在黑板上潇洒的签下自己的名字。备注那栏还写了个大大的“滚吧”!

148.说真的 这学校里斗嘴第一人非高二金老师莫属。
二班学生深有体会。
————————
金光瑶写完满满一黑板的作业,就有学生抱怨道:“老师老师!为什么暑假作业这么多!?就不可以稍微减少一点点嘛!”
金光瑶转过头,笑问道:“我问你,作业的英语是什么?”
同学道:homework。”
金光瑶又反问道:“那你告诉我,homework可数吗?”
“............”

149.别的老师刚入校教课的一年总是会给学校面子。
魏无羡不是的,他带着刚升高中没几天的孩子们上操场放风筝,绕着学校捉猫.....反正把能违规的事全做了个遍。

150.(接上)
然后蓝老先生就让他听了一周优秀教师蓝忘机的课。
然后...
就..
懂我意思吧。

—————————
大家好我来还债了!!!
(说完就顶锅盖跑走)

#我们仍不知道MX高中的老师会带给我们怎样的惊喜(xia)【高考助力】

(只有高三组)
1.花城:考试时遇到不会的题要冷静,先跳过看下一题。数学要注意细节,读题仔细。考完一定要检查。在我手下待了三年,考不好对得起我吗?

2.谢怜:一定不要忘记准考证啊!英语听力考试之前先把题目看一遍,圈划好关键词,不允许打瞌睡!还有要检查答题卡,不可以填错。考完检查,拼错,标点出错都不可以。天官赐福,百无禁忌。一定要好好考!

3.南宫杰:不要求你们像一班一样。压轴题做不出就跳掉,填选不允许有笔误,计算错误。细节问题我相信你们不会再犯。快考试了,不要熬夜刷题了,好好休息。做题速度要快,不允许学我办公的效率。

4.裴茗:散文阅读套公式。作文不可以瞎写,不可以出现名字。文言文翻译一定要一个点一个点对上。希望你们和高一尚清华老师的名字一样。

5.戚容:小崽子们我告诉你们啊!化学公式不准写错!字都给我写写清楚,敢和狗花城一样我就把你从考场拖出来抽你!考试的时候想方便也给我憋住,最后一次考试了!都给我考一本记住了没!

6.师青玄:别怪老师这个月的加量作业啊。所谓不可不累,高三无味。高考真的很重要啊!考完了再出去玩也来得及!考好了,以后你们来看我,我脸上也倍有面是不哈哈哈哈哈哈。

7.师无渡:网上那些段子不可信。别以为高考交白卷就是个性以后还能有机遇发家致富。不好好考高考你靠什么发家致富?搬砖吗?

8.贺玄:考前调节一下饮食。没了。

9.权一真:体考跑步跑不下去就默念自己喜欢的人的名字。(小声)我当年就是默念引玉师兄的名字考到全校第一的。

10.君吾:进考场前去抱一下喜欢的老师吧。我准了
——————————
大家好我回来了(顶锅盖)
快高考了!祝各位考生考试顺利!
想说的都借各位老师的话说了!
tag打不下了没打老父亲的...我对不起他!

才发现忘说了...
这几天在准备考试 大概下周就可以继续更新啦

温大夫呀

悬壶济世温笙黎.:

◎古原 温笙黎
◎自戏

“我悬壶济世一生,才修得与你相遇的缘分。”
清晨天色犹暗,经一夜飘雪街道已是覆满白雪。淡绿百褶裙摆琵琶袖口绣云纹,外罩银白绒棉兜帽大裘垂至脚踝,兜帽边蓄了一圈绒而衣边缀着色如染血的腊梅。墨发三千垂至腰间取几缕于脑后挽作低髻以兰花玉簪绾住。眉清目秀略施粉黛,额前细发隐约盖眉,一双眼眸颜色极淡却晶莹透亮好似一潭清水,纤细葱手提拎一小木箱,里头似是装着药物轻轻摇动发出沉闷声响。
抬手拉上兜帽提脚踏入雪地印下脚印,远眺前方见一单薄身影手执扫帚蹒跚步履略显老态。两指提捏裙袂加快步伐走近老人,唇角牵出一丝弧度暖笑道:
“老伯,早上好呀!”
老人缓缓转过身见是一翩然身影,忙呵呵笑开,声音苍老。

——温大夫啊,早上好,今儿起这么早啊。

闻言提起木箱摇了摇扬眉笑道:“要出诊呢,老伯您扫雪可要小心些。”

走至城门手中抓着一张有些皱的纸片,颦眉看了好一会儿浅浅叹了一口气,在脑中好生思索了会儿确认了大概路线才踏出城门。城外皑皑白雪被早已升高的太阳映着闪着亮光,光秃的树枝被压着雪颤颤巍巍仿佛随时便会折断。
下次不会再来了!
鞋面星星地被雪濡湿,忽的起风不禁紧了紧大裘心下愤愤地想。眼前突兀现了一座小木屋,屋檐垂着条条冰棱略显寒酸。步入小院抬手屈指叩门,片刻无人应答便推门而入。
屋内物品摆放整齐,靠窗边一矮书架摆了几卷竹书卷不知是何内容,在书架边斜斜倚靠了一柄剑剑柄“白芜”二字隐隐可见。轻轻蹙眉转眼见一人身着道袍墨发以冠束之双臂交叠于桌侧脸枕之,应是开门动静惊醒,本是轻阖的双眸猛的睁开,见了来人眉眼又是柔和下来。
寒冬的风干燥寒冷吹起那道长额角两旁垂下的两缕墨发,面庞白净眼眸漆黑却又明亮,鼻梁高挺唇瓣嫣红。

她好似画中神仙,闯入我的世界。

只见她唇角浅弯,眉眼盈盈唇瓣轻启,稍沉女声中夹着方醒的慵懒之意。
“笙黎,我们又见面了。”
无奈稍稍蹙眉佯装愠怒语气却又似孩子般。
“安良言道长,下次您再谎报病情扰我好梦别怪我不客气,我不会再来了!以及麻烦您唤我‘温大夫’!”

她笑意却是更盛,嗓音竟染了丝欢愉。
“可你不是每次都来了。何况贫道当真是病了——患了相思病!”

闻言面皮一红唇瓣张合却不知该说什么,只得闷了声。

真……真真是个不知羞的闲散道士!

这套看上去真的很老大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