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道名叫安良言.

姑苏蓝氏门下扫地弟子

这里安秋 字良言 随意称呼
叫道长也可以嘻嘻嘻(不要脸x

十八线不入流段子手+瞎鸡儿写词的
企鹅644998359欢迎来找我
道系 爱看不看不看滚蛋骂我成别骂我读者谢谢

call爆情缘缘

传说级考拉.:

——王者荣耀张良 私设 琴师
——歌词梗 《琴师》
——语C戏
“我为君王抚琴时转头看到你,
弦声中深藏初遇的情绪。”

已是大雪纷飞几日。

身披墨绿袄头戴兜帽眉眼浅淡稍稍垂眸,怀中紧抱着一把套了深紫琴套的木琴。堪堪定在大殿门口耳畔殿内传来歌舞声与不时的笑声。深深吸了口干燥寒冷的空气,激得鼻腔与肺腔一阵寒意。
一阵风携着些许细小的雪花掀起绿袄滚了金边的一角,吹落了兜帽露出奶金色的短发。耳朵冻得发红,闻得殿内的太监扯着嗓喊:“张乐师到!”便有人领着,挟着一身寒气进了温暖的大殿。
喧闹的权贵们忽的安静下来。

许是惊讶我的风尘仆仆吧。

浅薄唇瓣勾起极浅弧度垂眸眼睫轻颤,心下轻轻感叹。

高坐在上的紫发君王斜睨着台下,轻轻启唇道,张乐师可是姗姗来迟,请现在开始吧。
浅浅叹了口气,微微点头将身上被雪粒濡湿的棉袄交于旁边的侍女,缓步走向殿中央。小心取下琴套将木琴置于早已摆放好的琴架上,白皙修长双手轻抚琴弦随后右手轻抬,食指与拇指拨动琴弦,左手按琴左侧的弦轻颤,清雅琴声悠悠荡荡地从指尖流出。

这半阙曲倒是许久未弹了。

弹至曲末微微回头,不经意间瞥见一缕赤色的发。手指一顿,最末之音未能弹出。随着便闻见本不应是宫闱中的陌生乡音哼着方才一曲。


许久不见,将军还是未改那乡音。


垂首浅浅勾起唇角,起身向众人与君王深深一鞠,将琴草草放入琴套,双手做鞠面向那君王。

“皇上,臣还有要事在身,望皇上允臣先行一步。”

君王似是蹙了蹙眉却没说什么,随后再次深深鞠躬后从宫女手中拿起绿袄便出了大殿。


抱琴疾步奔走与宫廷回廊却回首一望望见了站在梅花下的人,他鼻尖冻得有些发红了,口中轻哼着那熟悉的半阙曲,眸中似乎有着细碎的泪光。

是了。眸子浅弯,面上挂着浅浅笑意。

莫不是真当良死了?

“韩将军,许久不见。”有些好笑踱步至人身后唇瓣翕动轻声道。




“你哼起我们熟知的那半阙曲,
它夹杂着你低沉的抽泣。”

评论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