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道名叫安良言.

姑苏蓝氏门下备战中考弟子
暂弧一阵子 要学习

这里安秋 字良言 随意称呼
叫道长也可以嘻嘻嘻(不要脸x

十八线不入流段子手+瞎鸡儿写词的
企鹅644998359欢迎来找我
道系 写文全看心情

温大夫呀

悬壶济世温笙黎.:

◎古原 温笙黎
◎自戏

“我悬壶济世一生,才修得与你相遇的缘分。”
清晨天色犹暗,经一夜飘雪街道已是覆满白雪。淡绿百褶裙摆琵琶袖口绣云纹,外罩银白绒棉兜帽大裘垂至脚踝,兜帽边蓄了一圈绒而衣边缀着色如染血的腊梅。墨发三千垂至腰间取几缕于脑后挽作低髻以兰花玉簪绾住。眉清目秀略施粉黛,额前细发隐约盖眉,一双眼眸颜色极淡却晶莹透亮好似一潭清水,纤细葱手提拎一小木箱,里头似是装着药物轻轻摇动发出沉闷声响。
抬手拉上兜帽提脚踏入雪地印下脚印,远眺前方见一单薄身影手执扫帚蹒跚步履略显老态。两指提捏裙袂加快步伐走近老人,唇角牵出一丝弧度暖笑道:
“老伯,早上好呀!”
老人缓缓转过身见是一翩然身影,忙呵呵笑开,声音苍老。

——温大夫啊,早上好,今儿起这么早啊。

闻言提起木箱摇了摇扬眉笑道:“要出诊呢,老伯您扫雪可要小心些。”

走至城门手中抓着一张有些皱的纸片,颦眉看了好一会儿浅浅叹了一口气,在脑中好生思索了会儿确认了大概路线才踏出城门。城外皑皑白雪被早已升高的太阳映着闪着亮光,光秃的树枝被压着雪颤颤巍巍仿佛随时便会折断。
下次不会再来了!
鞋面星星地被雪濡湿,忽的起风不禁紧了紧大裘心下愤愤地想。眼前突兀现了一座小木屋,屋檐垂着条条冰棱略显寒酸。步入小院抬手屈指叩门,片刻无人应答便推门而入。
屋内物品摆放整齐,靠窗边一矮书架摆了几卷竹书卷不知是何内容,在书架边斜斜倚靠了一柄剑剑柄“白芜”二字隐隐可见。轻轻蹙眉转眼见一人身着道袍墨发以冠束之双臂交叠于桌侧脸枕之,应是开门动静惊醒,本是轻阖的双眸猛的睁开,见了来人眉眼又是柔和下来。
寒冬的风干燥寒冷吹起那道长额角两旁垂下的两缕墨发,面庞白净眼眸漆黑却又明亮,鼻梁高挺唇瓣嫣红。

她好似画中神仙,闯入我的世界。

只见她唇角浅弯,眉眼盈盈唇瓣轻启,稍沉女声中夹着方醒的慵懒之意。
“笙黎,我们又见面了。”
无奈稍稍蹙眉佯装愠怒语气却又似孩子般。
“安良言道长,下次您再谎报病情扰我好梦别怪我不客气,我不会再来了!以及麻烦您唤我‘温大夫’!”

她笑意却是更盛,嗓音竟染了丝欢愉。
“可你不是每次都来了。何况贫道当真是病了——患了相思病!”

闻言面皮一红唇瓣张合却不知该说什么,只得闷了声。

真……真真是个不知羞的闲散道士!

评论(1)

热度(57)